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没能正确认识什么是国家。所谓爱国,是被中共宣传把祖国和国家两个概念混用调换产生的错误。

祖国是关于民族,血统,历史,文化,风俗习惯及疆土的一个混合概念,可以理解为广义的国家概念;而狭义的国家则是一群人。

我在这里再次引用列宁在俄共(布)第11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关于国家的一个通俗但不精确的定义:“当我们说到“国家”的时候,这国家就是我们,就是无产阶级,就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而国家就是工人,就是工人的先进部分,就是先锋队,就是我们”。

列宁的这一定义虽然不精确,但撇开什么工人,先锋队这些概念,列宁准确地揭示了国家的本质就是人群,就是“我们”这一群人。我们看到历史上所有国家都有领导人这一事实,也都可以知道国家就是人群,不管这领导人是被称为皇帝,国王,总统,首相,总理,委员长,书记,主席,秘书长,性质都一样,都是人群的领导人,也只有人群才需要领导人。而民族,血统,历史,文化,风俗习惯及疆土是不需要领导人的。
由此我们就可以推断,国家利益就是这群人的利益,爱国就是爱这群人,国家安全就是这群人的安全,等等。

列宁在这里只是通俗地说出国家的概念,但不精确,也就是没有精确地划定组成国家这群人的内涵及外延,只是含糊地说“我们”,无产阶级,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我在这里也通俗地比喻一下:在美国,所有有权利把川普推上台的人加上所有有权利把川普扯下台的人共同组成了国家这群人;同理,在伪中国(共和国),所有有权利把习禁评推上台的人加上所有有权利把习禁评扯下台的人共同组成了共和国这个国家的人群。

因此我们就可以对国家有一个比较直观的理解了。

其实,有权利推举或者罢黜领导人只是一种通俗的比喻,其背后严格的定义就是:组成国家的这群人中的每一个个体,都具有权利参与这群人的公共事务,这群人的集体行为体现,或者执行着所有个体意志形成的综合意志,就如物理中的合力相似。

而所有不具有这种权利的人,就是列宁所说“我们”以外的他们。

我们通常说某人是某国人,或者某人住在某国,实际上是说两种情况,一,此人是组成“我们”这人群的分子之一;二,此人并非组成i国家的分子之一,但生活在国家这群人的管辖或者统治之下,也就是“我们”以外的“他们”。

由此,我们每个人就可以判断自己是否应该爱国家了。

假如属于组成国家的分子之一,爱国家就是理所当然的,爱国家就是爱自己。例如美国公民,他们享有广泛的参与国家事务的权利,当然会爱国家。但在伪中国,究竟有多少人真正享有参与国家事物的权利?恐怕即使那些只是执行举手任务的所谓人大代表心里也明白。活在国家这群人的统治下,该不该爱这群人?

其实中共的理论关于国家的阶级性也都可以批驳中共宣扬的爱国思想。按中共说法,国家分为奴隶制度国家,封建制度国家,资本主义制度国家,还有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近代的中国就有大清帝国,民国,共和国这样不同的国家,无论爱哪个国家,都会有人与你不共戴天。环球时报曾经批评美国某政府官员歪曲中国历史上的五四运动为民主科学运动。胡编认为五四运动的主旨是爱国运动。然而五四时期说爱国,究竟爱的哪一国?王毅也曾说,二战时中国和美国并肩战斗,究竟是哪个国家和美国并肩战斗?由此可见,中共一直在用偷换概念的手段混淆祖国和国家,也就是中国和共和国的概念。

中共经常用美国人爱国的事例来教育中国人要爱国,但从来不敢说美国人享有什么权利。
其实,剥夺一个人参与国家的公共事务,也就是把这个人排除在国家之外,并且把此人置于国家的统治之下。既然被排除在国家之外还被这群人统治,还去爱国家这群人,保护牠们的安全,捍卫牠们的利益,岂不荒谬?

原文链接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31239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16th, 2020 at 10:12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