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10岁,上四年级,我家很穷,老师让我们每个人都最少要娟 5 毛钱,没有交上去的回家去拿,我就是那一个在上课期间回家拿钱娟的人;那时,我母亲说,自己家这么穷,怎么没人娟我们钱;我不记得当时母亲到底怎么说的了,反正这一句很经典,我忘不了,每次有人说要娟钱的时候,我都会想起。

我们家 2013 年盖的房子,那时才彻底脱离土胚房,2008年我们村子才3户人家,两户老人家;一个月可能有一次肉吃,家里的鸡蛋要拿到街上去卖(好像是6-8毛钱一个),我很难体会那时候 5 毛钱对家里来说是什么概念。我们家没资格拿到国家的低保,都是军护子弟拿走了,学校的贫困生补助有时也拿不到,穿的衣服总是被人家笑话;

那时候,我没有朋友,没有课外知识,没有国家概念,没有党的概念····,有的只是我对家的爱,对父母的爱,以及对父亲回家的期盼。

没有人在那时候给过我们家温暖,有的只是嘲笑,以及东西丢了都说我们家偷了;到现在我们还欠着我们家盖房子工人的钱;现在我们应该不算是很差的家庭,外债也快还完了;车可能还没有,只有摩托一辆;

以前我懂事时怨过政府、官员、党,怨她们不顾人民苦难,只顾自己享福,那一阵子我所有说出的话都带有偏激性,只因为母亲那一句“怎么都没人捐款给我们家”;是的,我们家算哪一门子,双手,双腿都有,凭啥?

我的父母现在早已年事已高,只待我把媳妇带进门,他们即可放下繁忙事务照顾儿孙;我知道这个想法不切实际,可我还是要说,因为这是我已知也是我父母期盼的事,家中姐妹为嫁、我未娶;他们操心的事情不少了。

愿:往后生活平静如流水,永不静止。

Last modification:February 5th, 2020 at 12:51 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