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说典故 | 六朝金粉地,二分明月州

热闹与冷清相对,繁华与荒凉相应,社会景物的纷繁尽落在人们生活的图景里,或是六朝脂粉的喧嚷绮丽,或是扬州城里的烟花三月……闭上眼细细听着古诗词文里的车水马龙,自己仿佛置身那川流不息的古市街道,耳边响起巷子里小贩们嘹亮而又卖力的吆喝声……

扬州城

文 引 典 故 之 “ 二 分 明 月 ”

三分明月夜,二分扬州,一分思

我们所说的文学典故,常出自诗书典籍等文学作品,当这些作品的某些内容为人们熟悉,或被多次引用,就会逐渐衍生出独立的意义或成为某种事物的象征。好比如我们这一期将要学习的“二分明月”,就是出自一首意远情幽的唐诗:

《忆扬州》

唐·徐凝

萧娘脸薄难胜泪,桃叶眉头易觉愁。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唐代诗人徐凝的诗,笔墨流畅自然,意境高远。《忆扬州》一诗,通过描写萧娘落泪、桃叶眉愁、明月夜三种别离景象,表达了殷切思念远方和心中一片惆怅的情感

夜晚

诗的上句写佳人(萧娘、桃叶均指佳人)落泪思愁的怅惘画面,下句转写明月,一笔荡开,诗人本想抬头望月舒缓心中的愁绪,但不曾想望见明月却又忆起那霸占着天下“二分明月”的扬州城,月光又来缠人、恼人,愁思不断,可谓寄意无穷。(阿君典故押题法)

而扬州,作为唐朝中后期最为繁盛的都市,一度成为众多文人雅客心之所驰的“骚雅之地”。年轻时期负有诗名的徐凝,也曾游览沉醉在那烟花三月的扬州城,留下一份他后来想起仍觉留恋的风流韵事。他明里写的是思念扬州地,暗里其实是忆在扬州之人。

烟花

因为“三分”“二分”的新颖别致之词与扬州的繁华盛名,后人常用“二分明月”形容扬州的繁华占了天下三分之二的风光,也用来形容一个地方的繁荣景象。现在,人们说起“二分明月”,首先想到的就是“扬州”二字了,至于徐凝诗中的“思”,也要比扬州嘈杂喧嚷淡了几分

烟花三月,扬州城,醉似梦

隋文帝统一南北时,把扬州设在江都,才有如今的扬州。它处于南北之交,江淮之交,自古以来就是淮盐的中枢之地,更有东南第一都会之称。这里商家云集,人物荟萃,街道往来无不是小商贩与文人骚客的身影,夜生活更是丰富多彩,烟花华灯仿佛能照亮整个扬州城的夜晚

我们总是能从教材课本、影视作品里看到扬州的身影,或繁盛热闹,或韵味风流,尤其那天下二分明月的高远诗境,让人迷恋。

扬州

李白一曲“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送别友人孟浩然,离别时的怅惘却也因为扬州,多了一分向往和诗意,少了一分伤感。

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忆起在扬州纵情声色的日子,繁华梦醒,潦倒江湖不堪回首。而苏轼“试问江南诸伴侣,谁似我,醉扬州”,似乎被扬州的美景所迷醉,暂时忘却了一切困扰在心头的愁绪。

扬州热闹宏盛,诗人们咏叹扬州,商贾们涌动扬州,女儿家们给予扬州最温情柔美的情思……这座城里,藏着太多太多的儿女故事和纸迷金醉。

Last modification:November 27th, 2019 at 12:36 am